A.D 2001 Chapter 15.『起始的錯誤,用錯誤來彌補。』 Written by 凜月 Linyue

坐在河岸邊,冰輕靠上眨眨的肩頭。夕陽,在他們眼中早已不知見過幾萬回,卻唯獨今日,似乎有那麼一絲絲覺得,夕陽有些不太一樣。好像是,變的更加美麗……但好像又不是……
「你說人類稱呼這行為叫什麼?眨眨。」冰倚在眨眨身上問著,眨眨柔聲答道:「這叫約會。」聽罷,冰還是不很明白,為什麼這樣的行為叫做約會?但是,當眨眨問自己要不要學習愛情時,心中卻不由自主升起了一陣感動。就是這感動,讓冰答應眨眨的。所以就算有多不了解,現在她只想,陪著眨眨學……
眨眨見著她的表情,知道她又大惑不解了。柔聲問道:「妳在想什麼?」
「我在想,夕陽為什麼不是血紅色的?」冰隨口胡謅,她不想讓眨眨知道她仍是眨眨學不會。「我比較喜血紅。」
聽後,眨眨呀然失笑:「真是的,夕陽要是血紅色會很奇怪的。」
「哼!笑什麼嘛!討厭!」說著,冰不再倚在眨眨身上,反倒起了身,面對著他吐舌頭、扮鬼臉。
「好啦好啦。」正當眨眨想上前安撫冰之時,冰卻退開眨眨身旁好幾步……一個聲音不停在她耳邊盤旋著:『離開他!想想自己是什麼身分。快點離開他!』同一刻,全身宛若失去力氣般,直令她跌坐地上!
「冰,妳怎麼了?」對她突來的反應,眨眨全然束手無策!想接近她,她卻推開了自己,口中不停唸道:「不要過來!你沒聽到嗎?」
「聽到?什麼……」下一秒,眨眨立刻明白!直朝天空大喊:「是妳吧!妳出來呀!面前不過一個小天使和低等死神,熾天使的妳可以不用這樣做!」
天空就在眨眨的叫囂聲之下飄下白雪片片,一個長髮嬌小的女天使翩然而至,那面孔,好俊美,但瞳孔卻如嗜血蝶一般的藍。令人不勝一陣寒。「我想,不用我多說,你也很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吧?」她的長髮,在風吹之下飄動,髮絲間的幽暗處,似乎隱藏了許多的秘密。右手輕輕伸出,食指指尖一指,尖端即冒出有如球體一般的白色光芒。而她對準的對象,正是仍在一旁失措的冰。
「不行!」眨眨大喊!身子一瞬然間移動到冰與女天使之間,正擋住了那光球的路徑。「米迦勒,妳……妳不能就這樣洗掉她的記憶……」
「那你交出你自己的來頂替吧!」光球在米迦勒的語聲中自指尖端飛出,打中了眨眨!下一刻,眨眨宛若失了魂般兩眼無神的倒上地面!見到眨眨倒上地面,冰在這一刻回過神,搶前一步,緊抱住眨眨的身軀!「妳做了什麼?」
米迦勒緩緩張開右手心,一團銀色流動物質出現在她手中。「借用了他的記憶罷了。妳聽清楚了,我想妳應該明白,一個天使失去身為天使的記憶過久後會如何。想要回他的記憶的話,妳有兩個方法:一、打敗我,將記憶搶回去。二、叫你們所犯下的錯誤,那個違反生死的人類出來。」
「妳這惡魔,根本不是熾天使……」冰咬牙切齒說著:「是不是交出那個人妳就會歸還眨眨的記憶?」
「我給妳五天的時間……」米迦勒再次飛上半空,那些雪花,隨著米迦勒的離去,在一瞬間全然消失……

隔著原文書,我看著紫鵑不停和宇韓談天說地,而宇韓也很有禮貌性的一一回答出紫鵑問的一些笨問題。我看了,不免在一旁暗笑。又看看原文書,內容正和教授所出的論文題目相符合!杜宇韓這男生,原來在嬉皮的外表之下還有這麼細心的一面呀?真是不敢相信。
但說到細心,我又不免覺得奇怪。宇韓所住的房間,一切都井井有序的。感覺起來,和某個人好像……但我這次可不想再亂翻人家櫃子了!
放在桌面上的三杯熱茶全見了底,紫鵑聊到一半,見到,自告奮勇說著:「杯子我拿去洗吧。」一面說,一面將杯子從桌面上收走。宇韓還來不及阻止,她已先走進廚房之中了。
「杜……宇韓……」我叫著他的名字,剛好現在紫鵑不在,趕緊把問題問一問:「你寫的那張紙,有一部分被水沾濕了。所以……我看不懂你想說什麼……」
他笑了,很開朗的笑:「早料到會這樣了。」語畢,仍是笑個不停。
「早料到?」我對他說的話一頭霧水!卻又沒好氣說著:「那你直接口頭和我說吧!」
「好呀!」他止住笑聲,一臉正經望著我的雙眼:「聽請楚了,其實我……」
『乒啷!』響亮的陶瓷碎裂聲自房中傳出!宇韓變了臉,還沒說完就先跑進了廚房之中!唉……還是沒得到所以然……

「今天還好吧?」醫院中,廷走近沿羽的病房之中,穿著醫生袍的他,又多了幾分書卷氣息。
「這樣應該就是最好的了吧?」媜琦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說著:「還是他會再醒過來呢?」
廷一面聽著,一面檢查沿羽的瞳孔。但他仍是對光線沒有任何反應。廷笑了下,說道:「今天我到羽詩的學校時,見到一個和陳沿羽很像的人!但我猜是我看錯了。」
「這樣俊俏的面孔……」媜琦輕輕撫著沿羽的臉龐:「要找到第二個是很難的吧?何況,羽詩怎會沒注意到呢?」
廷打開了房門,在出去之前說著:「或許真是我看錯了。對了,今晚會比較冷,多注意自己身子一下。」語畢,他退出了病房,留下媜琦看著昏迷不醒的沿羽。
「真的有人和你這麼像?」媜琦問了出口。剛剛那一番話,已經引起她心中的好奇……
在這病房外的大榕樹上,冰獨自一人坐在樹枝上。她暗泣,兩人之中,她現在只能擇取一人!心好酸、好痛!在此時,她想起眨眨在夕陽下教她的……
『如果哪天我消失了,妳會心酸、心痛的話。代表妳已經學會愛我了。』
「眨眨……」冰哭喊了出來!同一刻,在她的心中,也下了最後決定……

To be continued......

gsn9651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