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2001 Chapter 11.『相同的雨天,相同的日子。但卻是在失去你的三年後……』Written by 凜月 Linyue

容許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姓游,名羽詩。是個對愛情,沒太大感覺,甚至有些厭惡的女人!三年了,三年自他離開我的生命之後,我就一直是如此。我小改了名,原本的"雨詩"早已不在。現在的我,是只想保存著他的感情的"羽詩"。
大二生了,不再是那稚氣未脫的高二生。對於許多事,不再是那麼單純及幼稚。但這些,也許只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
回想起三年前那段日子,不經意的看向車窗外的雨。我開始嫌惡起來,為什麼這時候的日子,總是下著雨?
「詩,已經三年了,妳還是放不開。那段日子,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但妳這樣惦記著,也不是辦法呀。」
說話的是三年前事故時我的主治大夫──阮廷。今天是他難得休假的日子,雖然不太好意思,但我還是麻煩他開車載我一趟。而目的地,正是他所任職的醫院。我聽著他一言一句,長長嘆了口氣。「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有些事是不能強求的。」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因他開著車,並沒有轉頭看我。但從語氣中,我仍可感受到壓力。「妳的心還全是在他那,一點都沒分給我!」
我沉默,什麼也沒多說。現在的我,一人獨自租屋在外,在沒有來自家庭的壓力下。對於阮廷的追求,雖沒答應,但也沒否認。經他這樣一提,我似乎,真的沒把心思放在他身上過吧……或許從追求開始,這都只是場鬧劇。
見我無言,他深深嘆氣,語氣也軟了:「哪怕只是一點點。只希望妳能多用些心思在我身上,別讓我愛妳愛的有無力感……」
「無力感……」輕吐出口,車亦在同時到了醫院門口。推開車門,還未走下,我轉頭對他說著:「三年來,辛苦你了。廷。」語畢,關上車門快跑穿過滂沱大雨。我獨自一人,在三年之後的同一日、同一天氣之下,再次回到這令我傷感的醫院之中……

「快!這裡有急救重病患者!男的腦部受強烈碰撞,而且有失血過多現象!女的外表輕微擦傷,但失溫脫水嚴重!」
劇烈搖晃及呼喊聲迫使我睜開雙眼,映入眼簾中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是怎麼了?沿羽呢?這裡又是哪?想開口,卻一絲力氣也沒有,喉頭也發不出任何聲音。感覺好累好累,我又再次闔上雙眼,好想睡……
從一片黑暗到轉到光明,眼前再次看到的不再是白色的天花板,而是一大片藍天。我發現到自己,正躺在花叢之中。用雙手撐起上半身,坐了起來。放眼望去,是片平原。一望無際,也找不到地平線是哪。遍佈這廣大平原的,全是花兒!
「沿羽,你也到這來了。你可知道,我在這,等了你七年。」
聲音來自身後。內容提及的名字迫使自己不能充耳不聞!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個女子。是那七年前早已逝去以及那面孔和我極度相似的女人!在她身邊的,是我最在乎的人:「我知道,荷,我都知道。但是……」
「但是?沿羽,我一個人在這孤單等著你,難道換來的就是一個"但是"嗎?」荷越說越激動!卻在下一刻軟化下來:「抱住我。只要你肯抱住我,就代表你還愛我。在這裡,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
沿羽遲疑了!似乎是,別離了七年,在強的感情,也會有所削減。但他仍是伸出雙手。我見了,想起身阻止,卻怎麼也起不了身!原來在不知不覺當中,我的手腳,早被一旁的花叢藤蔓綑綁起來!我急了,若沿羽真抱住荷,那我會一輩子失去他!「沿羽!不要……不要丟下我……」我哭喊出來!聲音使得沿羽放下雙手。
「雨詩?是妳嗎?妳在哪?」他四處張望,視線也經過我所在的位置不少次,但他卻仍是找不到我!難道他,根本就看不見我嗎?「我在這,在這……沿羽……」哭聲挾帶著隻字片語,我好害怕,他會不會連聽見我都失去……
荷摟住他的右手,不知是有意來無意的背對著我。但她這樣,已經是完全遮住沿羽可以看見我的方向了!「你在叫誰呀?這裡只有我呀。雨詩又是誰呀?」
「不……不是的……」沿羽搖搖頭:「我感覺的到,她也在這。但是,我卻看不到她。」
聽罷,我的淚水更是止不住。沿羽的心中,還是有我。「我在這,在你面前。沿羽,快來找我……」
沿羽掙開荷的手,慢慢的朝向我這前進。荷卻在這時自身後拉住了他!「你要去哪?難道為了一個十七歲的女孩,你又要拋下我一個人嗎?」
「妳早知道她在這?」沿羽沒回頭,但語氣帶著怒意。在身後聽著的荷,愣在原地,不知作何回答。沿羽接著說:「妳變了,真的變了。」
下一刻,荷全然鬆開手,跌坐在花叢之中!淚水,伴著落下。沿羽仍是慢慢朝我這兒走來,本以為剩下的都會如此順遂了,卻從半空中,忽傳來一女聲:「別再往前走了,除非你想受傷。」
我和言語同時抬頭看去,是個身著黑衣,年紀和我相仿的女生。她坐在半空中,對著沿羽說著:「這裡的牆你是過不了的。對不起,我不該私自帶雨詩來這。也請你別再走近這了,會很痛的。」
「妳是誰?這裡又有什麼牆?」沿羽問著,又向前走近一步。在這一瞬間,上萬隻的蝴蝶傾巢而出!在沿羽的面前,形成了一道牆!擋住了沿羽往這來的路。
「你也見到了,這叫血牆。是由上萬隻嗜血蝶組成。」黑衣女子微笑:「明白了就快回頭吧。至於雨詩,我會送她回到她該去的地方。還有,我是死神,你也可以叫我"冰"(註八)。」
就在死神笑著說完後,忽一個黑影直落到我面前!我不確定那是不是死神,但我卻在看到那黑影之後,又再次沉沉睡下……

坐在病床旁,三年前的今天發生的事,仍歷歷在目。沿羽,你呢?我相信那不是場夢,你覺得呢?我心中問著,一面看躺在床上,只能靠著呼吸器存活沿羽。那場車禍,沒帶走他的生命。但也沒多好,因他在急救不久後,即被宣判腦死……現在的他,等同是個半死人了。我猜想著,說不定他的靈魂,早伴隨著荷,到處神遊去了也不一定……
三年以來,沿羽的家人從一開始的緊張關心,一直到現在的冷淡漠視。我在想,他們或許是早已放棄這個孩子了吧?畢竟,一個被宣判惱死的人,要奇蹟甦醒,這跟天方夜譚是差不多的吧……
看著手機外螢幕,時間也差不多該是媜琦到這兒的時間了。對於沿羽腦死昏迷一事,她非常自責!雖然我不怪她,但她卻在高中畢業之後投身職場,並且在每晚都來照顧沿羽。
門把發出轉動的聲響,我本以為是媜琦,但沒想到,門打開後,居然是個男生的頭探進來看!他看見了我,靦腆笑著:「這裡是陳沿羽的病房?」
「你是誰?」吃驚之於,我仍不忘問道:「你認識沿羽?」
他走進房中,並關上了身後的門:「喔!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姓杜,名宇韓。和沿 羽……嗯……算是兄弟吧!」說著,他自己卻莫名奇妙的笑了出來!我看著他的笑容……
心中那片明鏡湖,忽起了漣漪陣陣!在懵懂中,我似乎看見,那久別的笑顏……

註八:冰,職業為死神。所做之事就是將靈魂帶入冥界之中。但她階級其實並不高,只能算是個初學死神。由她居然私自將雨詩帶入冥界即可推知一二。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愛都愛了 怎能說放棄就放棄?

gsn9651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