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1998 Chapter 10.『雨聲,蓋過所有不屬於雨的聲音。也包括,哭聲……』 Written by 凜月 Linyue

『我……我在河堤……雨好大……我好冷……』
沿羽冒著豪雨騎車,雨詩在話筒的那段話不斷纏繞心頭!凜冽的雨絲及寒風,毫不留情打上他那早已溼透的上衣!但愈是難受,心中的不安更是隨之加重!自己都難以忍受,何況是雨詩那纖弱的身子可負荷的了的?油門在心中不安催促之下逐漸加下,儀表板上的時數指針,輕巧沒有遲疑的劃過60㎞……
雨詩,請妳再等我一下。我馬上,馬上就到妳身邊……

「你別去,好不好?」眨眨再次問道。
「說什麼都不行!快告訴我,雨詩她人在哪?」
「為什麼要這麼固執?」眨眨數度落淚:「就算你沒去,雨詩她也會安然無恙,但是……但是……」
沿羽放開抓住眨眨雙肩的手,沒說什麼的跨坐上機車,再次發動!「這不是固執,而是愛。為了她,放掉一切也無所謂!我只要她平安回來!」
眨眨聽罷,緩步走入雨中。面朝天,雨水毫無遮蔽的直打在他臉龐。「還是只能這樣嗎?好……我和你說,但是,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別說一件,一百件我也答應!」見眨眨鬆了口,沿羽更是心急如焚:「快和我說!」
但眨眨此時卻用一種十分溫柔的笑容看向沿羽,緩緩說著:「不用一百件。答應我,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許後悔。好嗎?仔細聽清楚了,雨詩她人就在……」語著,眨眨的淚又再度落下。但沿羽卻沒去注意到,也沒深思,什麼叫做,無論發生何事,都不准後悔……
「我不會後悔的!謝謝你,這是你第二次幫我了!」語畢,沿羽隨即騎車進入了那滂沱大雨,一點一滴消失在眨眨視線之中。正當擦去淚水之時,忽一隻纖細的手,輕拍著眨眨的肩頭,伴隨著一女聲:「你盡力了。雖然我不喜歡你這樣。」
「妳當然不會喜歡。」眨眨回頭,所見是個身著黑衣,年紀和自己相仿的女孩。「妳是死神,別忘了。」
死神沒多說只是輕笑,朝著雨中走去。下一秒,憑空消失……

好冷……
雨滴穿過大榕樹的枝枒,滴上了躲在樹下的我。除了雨之外,寒風也不時襲來。我用著顫抖不停的手拿出手機,看著毫無任何顯示的外螢幕,心中忽升起一陣衝動想將它拋進河中!但我卻沒這樣做,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在度壓下開機鍵。內螢幕乖乖亮了三秒鐘,即顯示出電力不足。隨後兩秒,自動關機。
沿羽,你在哪?我好想見到你……
再一次給我把傘,再一次為我遮風擋雨,再一次抱緊我……
頭好痛,眼皮也好沉重。我還能這樣維持下去多久,對自己,一點把握也沒有。不過,最少最少,我也想撐到沿羽找到這兒來。但是照現在來看,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瑟縮著,意識漸漸模糊。沿羽……

死神慢走在馬路中的雙黃線上,走著走著,在沒注意太多之下,她走到了一人車都不少的十字路口。站在路口正中央,車輛人潮仍是川流不息。看來似乎是完全沒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她暗自笑著,伸手摸向裙旁暗袋,拿出了本小小黑色筆記簿。她看了看,雨在此時,忽然停了下來!完完全全的止住了……
「看來我沒誤時。」見到雨停,她逕自說著。
一輛機車猛然自她身旁呼嘯而過!她看了過去,輕笑了下。她明白,目標已經出現,現在要做的,只需要在這觀看就已足夠。
機車上除了騎士之外,在後座還有一人。定眼一瞧,是那早已昏迷的雨詩!可想而知,前方的騎士必定是沿羽了!現在的他,只心急著要將雨詩送至醫院,完全沒注意到,他的時速……
忽一輛紅色跑車自一旁小巷飛奔而出!來的一點徵兆都沒有!跑車駕駛和沿羽都下意識的用力踩(握)住煞車!但沿羽卻因時速太高導致煞不住!危急之際,原本停止的雨,居然又再度落下!而且雨勢,比稍早之前更加猛烈!眼見就要撞上,沿羽放開雙手,整輛機車不受控制的側邊打滑!千鈞一髮之際,他回過身抱住雨詩,說什麼,都不能讓同樣的悲劇再次上演!
怦然巨響!機車確實的撞上那紅色跑車!而沿羽,緊抱著雨詩,用自己的身子護住了她!但他的頭部,卻在落地時,不幸撞上人行道與馬路相接的隆起處!一陣強烈痛楚,直令他當下立刻失去所有知覺!鮮血泊泊自他頭部撞擊處溢出,那血紅,有如剛開的玫瑰一般鮮豔刺目!這陣強烈撞擊令雨詩清醒過來,想起身,右手一撐,直壓上那溫熱的鮮血!
「這是……不要……」看著手上的血紅,又看見為了保護自己而浴血的沿羽。剛清醒的雨詩,在這一刻,全然崩潰!「你在騙我對不對?快點醒來呀!我不許……我不許你離開我!快點醒來呀!」
雨詩的眼淚和哭喊聲夾雜。因巨響引來的圍觀民眾也愈來愈多。救護車閃著紅燈到來……但這一切聲音,全被狂雨蓋過。聽不到雨詩的哭聲,剩下的,只有雨聲……
死神在一旁目睹一切發生,只輕嘆了口氣:「生命,好脆弱……」
再次拿出筆記本翻到剛看的那一頁,她隨手一撕,扔向倒在地上的沿羽,只見那筆記紙上寫著……
『陳沿羽,27歲。因車禍失血過多而亡……請引導此迷失的靈魂,走上正確的歸途……』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愛都愛了 怎能說放棄就放棄?

gsn9651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