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1998 Chapter 9.『是雨水,還是淚水?』 Written by 凜月 Linyue

坐在河堤邊,撿起小石子,輕輕一出手,掀起河面漣漪陣陣。看著身上的制服,不知從何來的怨怒,佔據我整個心頭!但又沒三分鐘,心又陷回到深沉的幽暗之中。來來回回,反反覆覆,內心的掙扎,好難受。乾脆就這樣休學好了,現在的我只想要,一輩子跟著他,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什麼我都願意捨棄了!但是……
夕陽橘黃色的光芒照映水面,波光流動反射至我眼中,有些刺眼,但卻又忍不住想凝視。以前總不以為夕陽多美,今日卻深深體會到,它現在就好似我的愛情,一點一滴的下山去,再也發不出光芒,進入那永夜之中……

「雨詩!我不允許妳這樣胡來!」是爸爸怒氣沖沖的呼聲!
「雖然對方是個老師,但畢竟你們也相差了十歲呀!」這是媽媽。
當然,少不了弟弟:「姊,男人這麼多,為什麼妳非得要找個學校老師不可?」
「我就是喜歡他!」在他們一言一語後,我極力辯證:「他也是真心愛我!為什麼不可以?是誰規定,老師和學生就不能在一起的?」
爸爸語氣更加氣憤:「什麼真心?妳也不想想妳才幾歲,就和人家談什麼真心!」
「因為我感受的到!」我反駁。
「我就是不允許!」爸爸起身,指著我說:「從今以後,我親自送妳上下學!我不許妳再和那老師有任何來往!必要的話,我還會要妳強制轉學!」
聽罷,我真的完全情緒失控!大喊著:「我不要!我就是愛他!為什麼你們要這樣拆散我們!」
言出不到三秒,一記響亮的巴掌直落在我臉上!火紅的掌印,一分一毫的浮現在我右臉頰上。我摀住,淚水也在同一刻,落下!伴隨巴掌而來的,是爸爸極度氣憤的話:「妳給我回房!這幾天我不准妳再去學校!給我好好想清楚!」
我當下立刻起身,跑著。但方向卻不是我的房間,而是大門!甩開門,我奪門而出!穿著制服,及身上的一些零用錢,離家出走……

想著想著,時間在不知不覺間從手中流逝。夕陽早已西下,將那留下的一絲餘暉灑向天際,化作一點點的星辰,陪伴在黑夜中那一輪孤寂的月。闇風吹起,輕劃過河面,從我身邊溜答而去。身子起了寒顫,看來今夜,會比昨晚更加冷冽了。
從外套口袋中拿出手機。沒開機,因我不想讓任何人找到我。但此時此刻,掀開上蓋,我輕按住開機鍵,螢幕亮了起來。然,電池卻不配合的顯示出,它的電力,只剩下最後一格。同一刻,簡訊鈴輕輕響起,寄件者,是沿羽……
『小雨,妳到哪去了?手機怎麼都不開機?難道妳連我也想躲嗎?打電話給我,讓我去找妳,好嗎?』
看著,淚珠在瞬然之間全湧至眼眶!一個不留心,滴上手機內螢幕。急急想將它拭去,卻發現,怎麼擦拭也擦拭不完!一絲冰涼的感覺再次劃過面頰,抬頭看,夜空中的星辰明月早已消失無蹤,留下的是,一片漆黑的雨雲,挾帶著些許的小雨……
「怎麼會?天氣不是好好的嗎……」

雨大了起來!這場即時雨令沿羽不得不停下機車。在騎樓下,忽一陣寒風襲來,更使沿羽擔心的心情愈是加重!離家出走的她會不會淋濕了?會不會受寒了?想著這一切,都令沿羽深感心痛……自口袋中再次拿出手機,掀開上蓋,內螢幕依舊平靜如昔。沒簡訊,沒未接來電。對於她,他真失去了所有消息。
看著電話簿中她的手機號碼,早己不知撥過多少回。但心中忽來一陣莫名的衝動,使他再度按下撥號鍵。因他突然感受到,這一次,一定能夠打通!世界伴隨著等後鈴聲,寂靜了三秒鐘。每一秒,都是煎熬!就在這煎熬之後,話筒中傳來的,是接通的聲音!
「沿羽……」是雨詩的聲音,但卻帶著顫抖。
「妳在哪?妳那裡有下雨嗎?有沒有淋溼?」沿羽好心急!他深怕,這好不容易接通的電話又斷了線!
雨詩在話筒中的聲音顫抖愈趨明顯:「我……我在河堤……雨好大……我好冷……」
「河堤?哪裡的河堤?喂!喂!」才剛問出口,雨詩卻斷了線!再次按下撥號鍵,得到的答案卻是語音:『您撥的號碼未開機,請稍後再撥……』
用力甩上手機上蓋!沿羽脫口大罵:「可惡!上天為什麼要這樣作弄我們!」全力握緊拳打向身旁牆壁!發出沉沉響聲。些許的血絲,自指縫間滲出。「為什麼要這樣……誰來告訴我……我們哪裡錯了……」
「這樣會很痛的,」曾在醫院裡聽過的稚嫩聲音,忽從沿羽身後傳來!沿羽回過頭,不是別人,正是眨眨。眨眨的表情不再如醫院中相見時開朗,而是悲傷。「雨詩她在等你,雨很大……」
「我當然知道!」沿羽又是一聲大吼!卻在下一刻悟出了什麼。「你……你是不是知道她在哪?知道就快說!」
眨眨不敢望著他的雙眼,心虛的別過頭:「你確定嗎?她在等你,可是你不一定要去。」
語音未落,眨眨的雙肩即被沿羽抓住!他沒出力,卻低下頭。一滴晶透的水光,從他那低下的面容滑落。「我不知道你是何方神聖,也不確定你是不是人。但是,算我現在求你,拜託你告訴我,雨詩她,到底在哪裡?」
「你真的要去嗎?我一點……一點都不希望你去呀……」眨眨轉回頭說著,在他眼眶中,充斥滿滿的淚光……

To be continued......

gsn9651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