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1998 Chapter 4.『在乎……想念……在誰身邊……』 Written by 凜月 Linyue

今天是個美麗的放假天,看看牆上時鐘,距離約定的12點還有半小時,嗯……現在準備可以剛好。
目光不再放在電視上,離開軟呼呼的沙發椅,我輕哼『半糖主義』(註四),在廚房中,輕快的切起菜來。
「媽,妳不覺得老姊怪怪的嗎?她以前從不下廚的耶!」
「她說……有人在幫她惡補地理,而且不收費用,所以想做個便當謝謝對方。」
「不過這也太怪了吧?而且……我怕那個人吃了會食物中毒……」
「應該不會吧……」
在廚房中的我聽著,真是覺得好氣又好笑!天下有哪個弟弟像我這老弟一樣?對自己的姐姐的廚藝吐槽朝這樣!嗯……看來我得做出幾道絕世佳餚,不然是不能讓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弟知道我的厲害!好,就這麼決定了!
「反正對我來說沒差!只要午餐不要吃到她煮的就好了!死只需要死一個就很足夠了。」
「但是……今天中午的菜色我全給她負責了。」
「什麼?!」
在這大喊之後,過了大約不到一分鐘,我就聽到開門聲。再笨也聽得出絕對是他要溜出去了!隨手抓起菜刀,追到門口!在他踏出家門前攔了下來,只見他直發抖……
「我……我同學剛打來約吃飯……」他說著,眼神卻不時飄向菜刀。
知道他注意菜刀,當然要故意拿來小揮舞下!不過越是揮舞,發現他發抖越是明顯!看來他真的很害怕我手中的刀子喔。
「是喔?難得今天老姊下廚耶。請同學一起來吃吧?是哪位同學呀?我去打電話。」
他愣在原地,沉默了莫約半分鐘,最後他吞吞口水:「我……留下來吃飯就是了……」
我微笑回到廚房,繼續做著菜,內心又再次暗自竊笑,我似乎能聽的到,我那小白老弟心中在哭泣吶喊的聲音了!呵呵……好開心!

坐在機車上,我的東西全放在前面的腳踏板,除了書之外,還多了個袋子。經不起好奇心的催使,坐在我前面的沿羽問道:「除了課本之外,妳那多出來的一袋是裝什麼東西呀?」
坐在後座的我,輕摟著他的腰,也微貼上他的背,聽著他的心跳說著:「那是便當啦!要給你吃的。謝謝你辛苦教我呀!」
「便當?」他聽後頓了下:「妳做的?」
「是呀。」我在他身後笑著:「有沒有很期待呢?」
在前面的他,聽著我笑,也笑了:「有喔,超期待的。」
但在此時另一方面,家中的情況……
「救命呀!我不要啦!我要出去吃啦!」
「還好吧……只是稍鹹了點……」
「一點?!這才叫一點?!這明明比還水還要鹹了!老爸,你也覺得吧?」
「真好吃……沒想到咱們女兒廚藝這麼好!」
「天呀!我怎麼會生在這種怪家庭呀!誰來救我解脫呀……」
有點鹹?比海水還鹹?甚至還很好吃?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呀……

沿羽騎機車載著我,一路回到他的住處。沒想到,他的住所倒是平凡的很像個學生公寓。據他說,這是用租的,一個人住的話空間還蠻大,但我看來,兩個人住的話似乎也是可以……
他的小公寓十分乾淨,一切都整理的有條有序,真不知道他是平時生活就真是如此,還是因為我要來才整理乾淨的。說不定我等等隨便拉開個櫃子看,裡面會突然爆出一堆垃圾哩!對!一定是這樣的!
但我卻沒什麼機會可以去翻,除了餵他吃過午飯(註五),其他時間都用在他指導我的地理了!不過,時間在快樂的氣氛之下,總是感覺流逝的比平常還快……
『嗶嗶嗶……嗶嗶嗶……』放置一旁的電子鐘不安分的響了起來,沿羽伸手將它關掉,也看了下時間,「四點了呀!好吧,休息一下吧。」
我呼口氣,他卻起身問道:「要不要一些香檳?」
點點頭,望著他的背影進了廚房,本來都被地理塞滿的腦子在這一刻,突然閃過一絲靈光!對了,現在就是個能翻櫃子的好時機呀!快快快……
左看看右看看,用三秒的時間快速決定對哪個櫃子下手!選定了目標,就是他那在電腦旁的櫃子了!因為那看起來並不常使用,一定是垃圾藏了一堆!
悄悄打開櫃子,不敢發出太大聲響。卻赫然發覺我完全猜錯,櫃子中的東西也是整齊到無話可說!看來,他真的平實習慣就很好呢……本想關上櫃子,但在同時,一張紙自櫃中飛落地面,伸手去撿,翻面一看……
那是張相片,相片中只有兩人。其中一個人,可以很明顯就看出那是沿羽;而另一個,是個女孩子,她緊摟住沿羽的右手臂。看來,這女孩子應該是沿羽的女朋友了……但不知怎的,又覺得,這女生的面容,有種熟識感,卻又一時想不起是在那兒見過……我沒再去多想,匆匆看了一眼相片拍攝日期……這是張在七年前拍攝的相片……
沿羽此刻端著香檳出來,我急忙將相片收回櫃中!面對著他做出半傻笑的表情,他亦用微笑回答我,看來,他並沒發現……
小啜了口香檳,我又不自覺想起那張相片,好奇催使之下,我問:「你有女朋友吧?」
他看了我一眼,卻馬上移開視線:「沒有……至少現在一直是如此……」
「至少?那就是之前有嚕?那……她人呢?」
「七年前……」他視線依舊沒對上我,口氣冷淡說著:「她死於一場雨中車禍,都是我……」
聽著他的語氣,我知道我問錯問題了。思考著如何化解這尷尬氣氛,我不經意看著那呈有香檳的玻璃杯。在玻璃表面上,我看見了我自己的倒影。下一秒鐘,我眼中的世界突然模糊起來!眼眶中,淚水已在打轉!原來……原來……
「雨詩!妳……」
「什麼都不要問!沿羽,我只想問你,你……有沒有喜歡過我……」我打斷他本來要脫口而出的問題,先問出了自己心中深埋已久的問題!
因為我這時才發現,原來,沿羽會對我這麼好,寧願為我跟撲克臉賭下前途,就因為,因為我所擁有的面孔,和他七年前已逝的女友,是那麼的神似!我還以為……以為……他是真心的……

註四:"半糖主義"是在這時間發行的嗎?凜月不是很清楚,只是想說這時候的雨詩哼唱蠻合適的。所以時間若不對,請喜歡或支持S.H.E的歌迷們多見諒。
註五:雨詩心中OS:『是我主動餵沿羽吃的唷!他還說我煮的很好吃呢!見識到老姊的厲害了吧!小白老弟!』至於是能吃還是不能吃,請各位看官自行判斷吧……

To be continued......

gsn9651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