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網路,我恨女人,可是我最恨的是我自己。」

關上了燈,我獨自坐在書房裡頭,整個房間唯一的光線由電
腦螢幕照射出來。

已經習慣了每晚十二點等他上線,也忘了什麼時候養成的習
慣。

他的SCREENNAME叫「Midnight」,他總是固定在午夜十二
點上網路。

我本身是個夜貓子,老是晚上不睡覺在網路上遊走,他第一
次送MESSAGE給我就是說那句,「我恨網路,我恨女人,可
是我最恨的是我自己。」

這句話激起了我的興趣,當時的我正感到無聊而不知做什麼
好,很順手的就回了他話:

「那麼恨自己,你不如自殺算了。」

本來想,他可能就此打著,不再說些奇怪的話,沒想到不到
一分鐘他回我話:「說的對,所以我現在是個鬼。」

「哈,你現在做鬼快樂嗎??」

「我還是不快樂,因為我是自殺,所以無法投胎。」

「你是為愛自殺??哈哈!」

就這樣,我跟MIDNIGHT做了網友,他是個以「鬼」自稱的
男人,他每天很準時的在電腦計時器打著「12:00AM」時上
線,說實在的,我很驚奇這種現象,只好安慰自己那是巧
合,不會真的有鬼上線跟我聊天吧?

他沒問過我外表如何這類的問題,一付他早就知道似的略
過,有時他會故意嚇我說他就在說身旁看著我,而當我帶著
玩笑口吻問他我正在做什麼時,他會沉默了一會回答我:

「算了,我不想把妳嚇壞。」

「別喝太多咖啡!」

「別坐的那麼難看!」

有時候他會忽然冒出這些話,而MESSAGE傳過來的同時,我
都剛巧是喝著咖啡OR縮在椅子上....................。他很自然的跟
我聊著他「生前」的事,說到他如何為一個女人發狂,說他
為何決定「自殺」,他二十三歲由網路認識了AMY,初次接
觸網路的他根本沒有預料到網路的危險性。AMY在網路上的
活潑讓他無可自拔的愛上了她,AMY上網早有兩年多了,很
自然的充當起MIDNIGHT的老師,他感到AMY對他的親切,
而開始每次上網,都只為跟AMY說話。

他跟AMY交談一段時期後,他大膽的要求AMY做他「網路老
婆」。

「做你網路老婆??有什麼好處??」AMY調皮的問著。

「有我滿滿的愛給妳。」

「愛?我多的是!」

「那.......妳要什麼都給妳!」MIDNIGHT深怕她不願意,急起
來居然什麼都願意獻出。

「真的?你的命也給我?」

「好!」MIDNIGHT想都沒想,馬上就答應。

「嘻嘻,好吧~~~老公~~」

雖然只是打字,MIDN IGHT的心頭也足以心花怒放,彷彿
AMY真的在他身旁輕喚他,後來的日子他每天沉醉在跟AMY
網路上甜言密語中。漸漸他不再滿足,他想見AMY本人,他
想擁有實在的親吻和擁抱。他開始苦求AMY讓他見她一面,
說說電話都好...........。

AMY怎麼都不肯答應,反過來指責他要求太多,漸漸的AMY
開始對他冷淡........。

打字間都可以感覺到不耐煩。

「你已經玩的太過火了,你沒發覺到嗎?」我毫不留情的指
責他。

「有時後愛的感覺來時,你只是個無法思考的靈魂。」他不
以為絮,理直氣壯的回答我。

「這....算是個好藉口吧!」不願跟他強辯下去,就算辯出個
結果又如何??

這不過是個早發生過的故事,就這樣,每天午夜時段,他一
定上線跟我說故事,有時我不認同他的做法,可是也少會為
此跟他爭辯再怎麼說,這是他的傷心往事。

漸漸的,午夜上網成了我必做的工作,好比吃飯睡覺,他也
總是一點一點的跟我敘述他的愛情故事....。

「妳知道不開燈,對你眼睛不好嗎??」

「你又想說什麼??想說你又正在看著我??」

「我一直是看著妳的,只是妳不肯認清這事實。」

「....................」我無言,有時連我自己都懷疑他在我身旁,
雖有朋友告訴過我,鬼魂的磁場有時會跟網路的磁性相吸,
而我卻說什麼也不相信,我會被鬼神找上,奇怪的是...我不
怕他。

「妳很特別...」

「怎麼說??」

「因為妳不怕我,or...也許是妳根本不相信我是鬼...。」

「是吧,你就當我根本不信你是鬼。」說完,我兩都無語,
沉默了不算長的時候,卻足以讓我想不少事情,也許我真的
是無神論者,也可能我不想看清事實吧。

早上是我補眠的大好時段,主要的課都排再下午,跟晚上我
不是個容易跟人相處的人,越是熱鬧的地方,我卻越想鑽回
家裡,也許也因為這樣,我朋友不是很多,而熟的朋友也早
習慣我這沉默的毛病。今天我比往常提早到教室報到,好友
CICI還沒到,我獨自挑了個偏僻的角落坐下,看著前頭位子
坐著一對男女,很明顯的在互相打情罵俏。

我忽然想起了MIDNIGHT.....。想起這個跟我每晚約會的男
「鬼」,我開始幻想...如果我早在一年前認識他,他愛上的
會不會是我....


「HEY,今天那麼早來上課ㄚ?」眼前亮出一人影,正是好
友CICI,她是個香港小妞,總是穿扮時髦的到學校,而我自
己總是一件深色上衣,破牛仔褲的出現在校園,跟她成了很
大的反比。

「是ㄚ,在家沒事做,就來學校啦!」

「今晚要不要跟我去PARTY??有帥哥喔!」

CICI總是想把我拉出去玩,她嫌我老是窩在家會出病,我笑
了笑,說道:「你知道我不會跟你去的,就算去也是沉默坐
在那,我不想掃你興。」

CICI是個大而化之的女生,也沒什麼不開心,繼續跟我嘻嘻
哈哈。雖然她算我最好的女朋友,可是我卻從未跟他提起
MIDNIGHT的事,我想.....MIDNIGHT是我心中最隱密的朋
友.......也最重視的男子吧。

今天頭重腳輕,我想我是病了,回到家後趕緊吃了顆藥,想
先在床上躺一下,等會在上線跟MIDNIGHT聊天,迷迷糊糊
的我就睡著了........。雖然我睡著了,感覺上意智卻很清楚....

我感覺到一個男人穿門而入我房內....我想坐起,可是卻怎麼
都起不來....。

我眼睛沒睜開,可是我明白的看到一切事情...我想..我真的在
做夢吧.....。男人穿著藍色睡衣....長的白淨..卻沒有血色..他的
眼光柔順有神....

我想任何女人都會為他而吸引,他在我床沿停下....伸出手撫
摸著我的頭髮。

他接著輕撫我的面頰...說道:「真是不會照顧自己。」

接著我面前一片黑暗......我趕緊張開眼睛.....醒了過來,轉身
看看身旁的時鐘......正指著12:10。

我跳下床,趕緊讓自己接上網路,心理疑惑的想著,夢中人
是真是幻??電腦接上線後,我的腦袋還是褂念著剛剛做的
夢,面對著螢幕茫茫的想著那似幻還真的男人,如果那只是
個夢,為什麼我還清稀的記得他的長相?這時電腦螢幕起了
變化,一個MESSAGE出現在畫面上:「妳真不會好好照顧自
己!」

頓時我整個身體僵硬.....同樣的話...他TYPE出跟那男人說的話
一樣,而MESSAGE的SENDER正是那我每個午夜交談的
「鬼」......MIDNIGHT...忘了該如何反應....我只能愣在桌前盯
著那行字看.......雖然我一直努力說服自己MIDNIGHT是跟我一
樣活生生的人,可是今晚發生的事,讓我這些日子努力築起
的理由完全瓦解。

「唉.......自己一個人住要注重營養的。」他也不在乎我沒有
回他話,繼續打下這行話。

「你現在在那裡?你在我的屋裡,是不是??」打下這段連
我自己都不感相信的MESSAGE,我想....這時的我無法再騙自
己了。

「...........................」

「妳希望聽到什麼答案??」

「我要聽真話。」

「現在的妳穿著一套淡紫色的睡衣,左下角邊有個口袋,口
袋上有個可愛的蝴蝶結,桌前放置著妳最喜歡用來喝咖啡的
杯子,可是裡頭沒有咖啡,因為妳才剛醒來,還來不急煮咖
啡,可是我勸妳今天最好別喝咖啡,因為?p病了。」

「........」

他一次打出了所有的描述,我的心臟卻覺得有停止的感覺,
我二話不說,連網路都還沒有下線就匆促的關了電腦電源,
飛也似的跳回床上被窩裡..........。

他就在我身旁,他一定還在我身旁,不然他不會知道我的穿
著,不然他不會那麼熟悉我的習慣.。也許,他一直由剛才就
看著我做這一串愚蠢的行為,不知道在被窩了裡發抖了多
久,想到他也許還看著我就讓我全身顫抖。漸漸的,我又睡
著了,我想是感冒藥的藥力還在吧...........。濛濛中,我再次
看到他......。他坐在床角,憐惜的看著我,接著景象越來越糢
糊,我沉沉的睡了。

再次醒來後,我覺得全身發燙,我想我發燒了,我連坐起來
都覺得虛弱,勉強自己走到廁所清洗自己,看到鏡中的自己
好憔悴,昨夜發生的事再次回到腦中,我想白天他應該不會
出現吧,鬼魂聽說都很怕光不是嗎?胡亂的吞了些東西吃,
準備煮咖啡喝,忽然想起他昨夜說的「最好不要喝咖啡,妳
現在病了.....」我停止了手邊的工作,開始回想昨夜我看到的
那個男子面貌,如果他不是鬼....他倒是個討人喜歡的男
人....。

呸呸呸....趕快停止這可怕的想法,難到自己愛上個鬼嗎?

「愛個鬼?...」這是自己第一次對他用愛來形容。難道.......我
在不知不覺中早就愛上他了?而不只是個聽眾?還是....我根
本是為他那深邃的眼光所吸引?愛上個鬼?多麼荒謬的情
況,我開始回想他告訴我的故事,MIDNIGHT跟AMY的故
事,就目前為止,他只說到他跟AMY發生隔閤,AMY對他日
漸冷淡,我開始發生疑問,AMY為何會拒絕如此俊秀又深情
的男子?我有太多問題想問他,我開始迫切的想知道為何他
選擇自殺,想問他跟AMY到底出了什麼事,也想知道為何他
如此恨網路,恨女人卻還留戀上網跟我說話,黑夜慢慢來
臨.....而我的心情卻越夜越緊張,明明證實他是個鬼魂,但現
在的我決定跟他打交道。

11:50,我端正的坐在書桌前,準備連接上網.....。開亮屋子所
有的燈,再怎麼大膽,我也不敢在跟鬼打交道時呆在個烏漆
漆的屋子中。往門口看去,雖然知道再怎麼專心,我也不可
能見到他進來,可是卻忍不住的一再向門口望著,彷彿他會
隨時走入我的屋內。我要讓他知道我是在等他,我準備好跟
他繼續做朋友。

12:01,房子裡靜的只聽到牆上的鐘發出滴答聲。他今天會來
嗎??會不會自己昨天的反應讓他失望??....

「妳怕我?妳開亮了燈。」

他來了,我心裏好開心,我有著一堆的問題要問他。「是
吧...我想我有些怕你。」

我決定用說的,我沒有回他MESSAGE,而是在這「應該」只
有自己的房子內用顫抖的聲音說出話。只為了再次確定他就
在我身邊.....愚蠢吧?可是我還是存著一絲希望,是有人戲弄
我。

「妳之前不是那麼怕我的......妳讓我有些失望。」

「當時我當你開玩笑,我怎麼知道你真是鬼。」我委屈的說
著,音調中有些撒驕。

「現在妳知道了,妳還會繼續跟我說話嗎?」

「嗯.........當然....我有好多事想問你。」

深呼吸,我在腦中整理著要問他的問題。第一個出現的問題
就是有關AMY...。

「你還是很愛AMY嗎??」

我需要知道這答案,我不希望知道自己是個一廂情願的傻
瓜,而他不過是無聊找個伴聊天..........。

滴答,滴答,屋內一時又恢復沉默,螢幕上也沒有他的回
話,我想他也沒預料到我這忽發的問題吧。

「我對她的感覺早在我生前就由愛轉恨了。」

我心中稍微安心,最少我知道他心中AMY不是女主人。

「告訴我你跟AMY完整的故事,我想聽。」

「她是個魔鬼.....」

「當我癡迷的愛上她時,她根本在另一個男人懷抱中。」

「跟我在線上調情...不過是她消磨時間的樂趣。」

「她根本把我當個玩具,左右我的感覺。」

我無語..看這他一段接一段的MESSAGE,我忽然覺得有些心
痛..........。

「你怎麼發現這一切的??」

「她住在舊金山...」

「在我愛她快發狂的時候,我逼她跟我見面...。」

「我告訴她我會去見她,用任何方式我都要見到她。」

「奇蹟的是她也答應我了。」

「見面的當天我好緊張,還不時的看自己是否穿的整齊。」

「等見到她本人時...我一眼就認出她,她跟照片上一樣美
艷....不,還要美.....」

一直靜靜的看著MIDNIGHT打在螢幕上的字句,也許他跟本
不像我們一樣雙手打字,字幕出現的速度相當快。

「我覺得妳看起來還是很不舒服....去睡覺好嗎?」

「不,我還有一堆問題必須知道,我不要休息!」我任性的
喊著,我滿腔的好奇,怎肯這樣就罷手。

「妳感覺得到嗎??現在的我正撫摸著妳的手....。」

他忽然打出這句MESSAGE.......,我馬上低頭往雙手看去,我
感覺不到..........可是我卻可以想像一雙男性的手正握著我。

「我擔心妳,我覺得妳今天看起來氣色更差....。妳想知道的
事我一定會告訴妳,妳說,我哪晚沒來?」

雖然是字幕,我卻可以由這句話感受到他的憐愛。我不再那
麼強硬,他說的對,來日方長。

「告訴我一件事,告訴我後我一定休息。」我鼓起勇氣,向
他發出我一直想了好久的問題。

「為什麼找上我?你對我是怎麼樣的一種感情?」

「...........我看了妳好久...。」

「早在主動跟妳聊天前就常來妳屋裡看妳.....。」

原來...我一直以來都不知道我屋裡來了個鬼魂,而自己日常
生活百態不都讓他知道了...。

想到這,我不由的臉頰發燙...。

「哈哈...我知道妳在想什麼,放心,我沒有那麼下流。」他
似乎發覺到我的反應,我想現在的我臉一定很紅。

「這種行為是很不道德的!你不知道嗎?」想轉移思考的方
向,我把輕罵他的行為。

「對我們靈魂來說....過的都是這樣的生活,道德的約束起不
了作用。」

「可是自從跟妳說話以來,我只是固定時間來,不再看妳隱
私。」

「白天時段,你都在做什麼??」

「白天?我都跟我必須呆在我軀體所在的四方屋裡,沒辦法
像半夜般出來遊走。」

我眼睛為之一亮,軀體??四方屋裡?「等等?沒人把你下
葬嗎?」

「我的軀體還在醫院...我想因為還在昏迷中,所以他們還不
放棄吧?」

他還活著?原來一直以來他都還活著,只不過他的靈魂出
竅,也許他的情況就相當於植物人一樣,躺在醫院的是個沒
有靈魂的軀殼。

「你為什麼不回去?你真的那麼恨當人嗎?」我不由的激動
起來,想到他還有機會做人,想到我還是有可能讓他真實的
擁抱我,我的心情無可言喻的跟著跳動快速。

「可是.....回去後我就見不到妳了....。」

「我擔心對妳的記憶都會消失.....」

看到這段話,我心頭又是窩心,又是心疼,原來我在他心中
早佔了一席之地,他為了我,也有著不少苦惱。知道自己並
不是一廂情願,而他也同樣掛念著我,我覺得眼眶中有著淚
水,正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我知道他看的到我現在的表
情,可是我卻無法再隱藏自己的心情。

「不哭...不哭...我是不是說錯什麼??(正試著想擦去妳的淚
水)」

看到這段話,我不由得發出笑聲,現在的我是個笑著流淚的
娃娃,正在被一個鬼魂安慰,而心中有的是滿滿的甜蜜歡
愉。想像著他可能正手忙腳亂?熒Q拭去我面頰上的淚珠。

「我要你抱著我,不是現在,我要你用真實的身子抱著
我...」我堅定的告訴了他我的要求。

「妳要我回到我軀體裡??」

「對!」

「妳不怕我對你的一切記憶都消失嗎??」

我不由的有些擔心...他會忘了我嗎??

「這....會發生嗎??你會忘了我嗎??」

「不知道,看各人毅力,有的人會...有的人不會。」

我沉默的想了一會,這是個賭注。可是我真的不想因為自己
而讓他一直當個孤魂,而且就算他不回去,我倆也沒有將
來。最重要的是.....我好想抱抱他,親親他...。

「回去...我信你不會忘了我!我要你真實的走到我面前說你
跟AMY之間的故事。」

說這些話時,我閉著雙眼,也許我想試著感覺到他,也許是
因為我剛為自己的決定感到擔心,但又不願讓自己反悔,沉
默良久,他是否也在跟內心掙扎我這樣的要求是否太過任
性?

「我聽妳的。」

「我回去我的身體裡,妳要等我嗎?」

「當然會!一輩子我都等,就算你忘了我,我也等你有天想
起我!」

我堅定的說著,但心理卻無比痛苦,眼淚又不受控的滴了下
來,想到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他會就此失蹤,我心頭就陣陣
刺痛。

「........(正輕吻著妳的臉蛋)....答應我要好好的照顧妳自
己。」

「我走了....我會再來找妳..........等我。」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SCREEN上不再出現MESSAGE。他走
了,回到他那遺忘已久的人類軀殼內,只為了再世跟我續情
緣....。

我呆滯的坐在椅子上,眼淚彷彿似流水般流出,停不下來,
我告訴自己要牢牢記得他出現在我夢中的長相,隨時他都有
可能會出現,到時我一定要用最美的微笑迎接他...............。


開始試著在人來人往的鬧區中尋覓他,也許看到我他就會記
起我們的愛情?

我還是每個午夜十二點整上線,為的是給自己留一個夢,想
著也許他會再次給我個MESSAGE。

「妳瘦了很多ㄝ!」

CICI一邊吃著漢堡一邊專心的打量著我。

「是嗎?? 可能是因為半年前那場大病吧。」

「說的也是,沒想到個小感冒,引發性那麼可怕。」

其實在MIDNIGHT走後沒幾天我感冒就好了,可是由於他的
離去也同時讓自己進入到朝思幕想的籠罩,整個人的氣色還
是那麼差,而我也懶的跟CI解釋,乾脆說我還是病著,她像
個單細胞人類,一直就傻傻的相信我............

「妳要多吃點,好好補回來ㄚ!」

說著,她把自己那份薯條推到我面前,有時她傻傻的,但我
也慶幸有這傻妞陪著我,不然我真找不出時間讓我暫時忘了
MIDNIGHT。

和CI吃完午飯後,我們互相道別,去上不同的課,走在校內
兩旁滿是楓樹的小道內,枯紅的楓葉散落道上,意識到秋天
來了....而我的MIDNIGHT卻還沒有出現,忽而刮起一陣強
風,手中的筆記散落一地,緊跟著撿起,沒有這些重要筆
記,我MIDTERM將會很難過,忽見一人影跟著幫我撿起紙
張,心裏真的是好感激,他收起撿起筆記,走到還正手忙腳
亂的我旁邊,說道:「妳真不會好好照顧自己!」

心頭一震,那聲音低沉而感性,但最重要的不是這點,重要
的是他說出MIDNGIHT說過的話.。我趕緊抬起頭向他望去,
真的是他!

他比我印象中黑了些,健康了些,但臉孔正是我熟悉的他,
而且比夢中的他更有朝氣且高大,他跟著蹲了下來,靠著我
的耳朵說著:「對不起!花了些時間復健,現在完全康復才
趕來看妳。」

我發現自己真的像個淚娃娃,這時淚水又在眼眶打轉,他把
我攙扶起來,用他的手輕撫著我的臉,笑著說道:

「跟我想像的一樣,妳的臉摸起來好舒服喔!」

「讓我重新跟妳介紹自己吧!」

他伸出他的手在我面前:「HI,我叫JAMES!」

看著他的手,我伸出自己的小手握著,說道:「你好,我叫
欣欣!」

他笑了,笑的模樣像個天真的小男孩。

「欣欣,你願意做我女朋友嗎??」

我點了點頭,決定跟這個「陌生」男子交往,在那鋪滿紅黃
枯楓葉的小道上,他來到我面前,我倆第一次正式相遇。

gsn9651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